石巻かほくコラム「つつじ野」第6回 / 石巻かほく专栏「杜鹃花原野」第6篇

いつでもできる。
いつでも行ける。
いつでも遊べる。
いつでも会える。

先延ばしの「いつでも」に後悔した6月。
そして今でも姿を探してしまいます。

随时都方便。
随时都可以过去。
随时都可以玩耍。
随时都可以见面。

对拖到现在的「随时」后悔不已的6月。
就算是现在也还在找寻他的身影。

第6回「枯れない涙」/第6篇「流不干的眼泪」
第6回「枯れない涙」/第6篇「流不干的眼泪」


我是在Onagawa FM的工作室里面听到这个噩耗的。节目录制结束后和嘉宾闲聊,得知了女川灾害FM的好友的事情。

对此我一无所知,我还觉得是「开什么玩笑?真不好笑」。后来从其他好友那里听闻事件经过,我就被打击到了。

是关于灾害FM关停之前一起播音的好朋友离世的消息。听到这个消息时,我正坐在混频器那边的座位上,这也正是他之前办公时的固定座位。真是晴天霹雳,希望是弄错了,肯定是骗人的!不对,不是一个人。我劝说自己,不应该是这样的。

在获知噩耗的几天后,我的心情糟糕到极点。感觉眼泪一直流个不停。

在葬礼上给棺材钉钉子的时候,锤子已经传到我手上,但是当时的沉重感直到现在还残留在我手里。我不想钉钉子!如果这么做的话,就相当于我是在抛弃他!

最后一次见面是曾在FM工作的另一个成员家里。当时他已经决定去哪里上班,也是最后庆祝的日子了。就算是现在,都会觉得他会冷不丁地冒出来。

他终于决定搬出临时住宅,当时正和家人一起买房子为搬家做最后准备。我的礼物上面也准备好了贺礼的标贴,因为想着什么时候都可以给他,就放在车里。结果,没有机会送出去了。

尽管把礼物给到他母亲了,但是非常想看到他开心的笑容,我现在是追悔莫及。他去世之后,去到曾经一起去过的店里时,我会感到很痛苦。就算走在女川町内,浮现出来的全是他的音容笑貌。

过来女川入职时我很不安,正是他非常亲切地过来迎接我。他已经离开有5个月了,今后我还要继续在他出生的女川度过。

マッチ&チャオ
真知子&超

コメントを残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