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巻かほくコラム「つつじ野」第12回 / 石巻かほく专栏「杜鹃花原野」第12篇

食べ物のいい香りを嗅ぎつける時は、幸せな気分に。
そうでない匂いを嗅ぎつけてしまった時は、ちょっと憂鬱な気分に。

世の中の動きを嗅ぎつける鼻が欲しいです。

闻到食物的香味时,是很幸福的时刻。
闻不到时,就会让人心烦了。

第12回「匂い敏感鼻」/ 第12篇「对气味敏感的鼻子」


在正能吃能动的成长期的中学时代,学生俱乐部的活动结束后的回家路上,我经常同空腹作斗争。一路上很多人家里会飘出各种晚饭的香味。

我比一般人对气味敏感,因此很容易闻到各种气味:「嗯,谁家里正在煮咖喱」「这家做的是炖菜」「这家正在煎鱼吃!」。和我一起步行的朋友通常后知后觉,要过一会儿才能闻到味道。

在家时,我的这个能力也得以充分发挥。妈妈在厨房里面切海鞘,我就算在二楼自己的房间里面也能感觉到。「今天吃海鞘!」–我经常会为此而高兴。还有裙带菜汤的气味、炖菜的气味、煎鱼的气味,我在二楼也能感觉得到。

自从有了外甥女之后,我就变成尿不湿气味的探测仪了。通常我会比离外甥女更近的姐姐更先察觉到。我:「大便了吗?」,姐姐:「不会吧?刚换了尿不湿啊,也没有闻到特别的气味。。。啊!果然大便了!」,真的是货真价实的气味探测仪。

最近,发生了一件忍俊不禁的事情。是「闻着煮好饭的气味起床」还是「起床后煮好饭」,我记不得了。早上睁眼后闻到米饭的香味,之后传过来的是紫菜的香味。「啊,正在做饭团啊」,我缩在被窝里面想着。半信半疑地去了厨房,我发现桌子上就摆着饭团。

如果真的是闻着饭香起床的话,那就是漫画世界的情景啦!还有,躺在被窝里面能够感知到饭团的气味,这真的是对气味敏感的鼻子。

对气味这么敏感,难道我属狗?希望近期这个对气味敏感的鼻子能够在某些方面大显身手。

コメントを残す